2020-2-21 23:36:03   ·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招聘  
财经快讯 | 报刊出版 | 广播电视 | 新兴媒体 | 体育 | 媒体瞭望 | 读书 | 经济与法 | 管理观察 | 本网理事
财经人物 | 深度报道 | 科技教育 | 新闻观察 | 影视 | 健康体育 | 书法 | 权益保护 | 今日播报 | 广告办理
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江苏
上海
新疆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黑龙江
内蒙古
工作人员查询
通知公告
本网公告: ·本网特别说明 ·弘扬中华民族正能量 唱响梦想中国主旋律 ·全国百家网站寻找追梦人”大型主题采访活动启动。 ·本网特别声明 ·《祖国》杂志社多个岗位火热招聘中……
 
本站检索
人民网评:发国难财,必须快查严惩!
「真实故事」武汉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中国新闻传媒网
  财经快讯
浙江的“硬核”复工举措:包火车包
基层医疗药企复工进行时:没有牢骚
释放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信号 央行
武汉一线零售人口述:拒绝恐慌 为
国务院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
广电总局:180余部节目无偿提供
银保监会提示 警惕不法分子利用疫
超市一颗白菜卖63元被罚50万
  报刊出版
韩国一教会78人确诊 两公里外的
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钟保家捐
国家药监局:严厉打击制售假冒伪劣
警民同心抗疫情 疫情无情人有情
隆尧:夫妻扔下俩孩子上防疫战场
隆尧尹村镇:退伍了也要当先锋
国家发改委:80万只医用N95级
隆尧固城镇:91岁老党员“特殊党
  广播电视
王福生院士:新冠肺炎轻型和普通型
任城监狱确诊干警和服刑人员咋治?
隆尧南汪店:千只温度计抗疫显神通
隆尧东良镇:疫情中的一场紧急护送
退役军人杨勇军张秀霞夫妻防控疫情
隆尧南王庄:加紧蔬菜种植助力武汉
隆尧王雄庄:疫情防控一线的乡村医
直升机飞抵浙大一院 内装芝加哥华
 
经济与法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经济与法
「真实故事」武汉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文章来源: 作者:罗与张

「真实故事」武汉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原标题:真实故事」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真实故事」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1月23日凌晨,吴洁隐约听见客厅传来翻找物品的窸窣声,她摸了摸身旁,被窝尚有余温。

丈夫郭子栋从警二十一年,深夜赶去单位加班是常有的事。吴洁也不觉得奇怪,打着哈欠问:“有任务?”

“武汉那边有情况,局里要求集合。”郭子栋没跟她详细解释集合的原因,在工具箱里找到一个棉质口罩,从浴室取走一顶浴帽,进另一间卧室拿了儿子的泳镜,“说要我们带点防护装备。”

困意未尽的吴洁以为郭子栋要去武汉出差,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搜索从家到目的地的距离和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她不会打电话影响丈夫开车。

地图显示,两地之间相距243公里。

吴洁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九江人。九江是江西省北大门,紧依长江,与湖北省隔江相望,开车过去只需十几分钟。

历史上九江因两件事著名,一是《水浒传》里宋江题在浔阳楼上的反诗,二是1998年的洪灾大决堤。

在那场洪灾中,吴洁的家园被毁,因缘巧合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郭子栋。洪水决堤后,吴洁和家人被部队救起,临时安置在长江对岸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的一间厂房内。郭子栋是当时照顾灾民的志愿者之一。

洪灾过后,郭子栋与吴洁确定了恋爱关系,并通过考试进入九江市公安系统,两人在九江安了家。

黄梅县被称为“江北”,九江人基本没把那儿当外地。两地关系密切,许多黄梅人也在九江购房、读书、求医、工作。

郭子栋时常抱怨九江许多小偷偷到电动车后,直接骑到江北出售,监控追到江边便追不下去,需要联系湖北省警方,办案程序复杂。

吴洁对湖北的印象仅限于此,以至于郭子栋忽然提起武汉,她并不知道这个邻省省会离九江有多远。

几分钟后,已经出门的郭子栋再次返回家中,打开专门放警用装备的那一格衣橱,穿上雨衣和反光背心,犹豫片刻将一根伸缩警棍放入裤子口袋,迟疑了下,又将一副手铐放入另一侧口袋。

再出门时,吴洁忽然想起最近几天武汉的肺炎新闻,提醒郭子栋多加小心。

“不去武汉,我去守桥。”郭子栋回头安慰她,眼眶有些发红。

郭子栋返回家里取东西,是因为第一次出门后工作群发了两条消息:

对一桥、二桥实施管控,全体民警按排班表上岗;

对所有湖北牌照车辆进行身份核实、体温测量和去向登记,不得疏漏。

从湖北进入江西除了铁路和轮渡外,最重要的就是长江大桥。其中九江长江一桥、二桥(高速公路)已投入使用多年,车流量极大。从湖北出来,想要东行的车辆,基本都要经过九江。

郭子栋被安排值守九江长江一桥,这里不仅能通机动车和非机动车,还能通行人。

武汉肺炎发生之初,郭子栋就有不好的预感,可是没有确切的消息源,只能暗自祈祷自己预感有误。

现在武汉刚宣布封城,作为省界的九江立刻给予管控回应,这让郭子栋心里一紧。

抵达一桥时,那里已经堵成一团,各地牌照的车辆无序排列在收费站前的空地上,等待测温和登记。

「真实故事」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作者图|桥上收费站


负责人分派下工作内容——岗位实行三班倒,每个班八小时,撤下去的在旁边查报站休息,到点上岗。没有发烧的让过,发烧的把车扣下来,人交给医疗组那边处理。

不算很严格,郭子栋稍稍松了口气。

天亮时,车量大增,车群里不时发出争吵声。有九江本地车主嫌弃工作人员效率低下的,有湖北车主责怪工作人员歧视他们的,民警与不配合检查的车主时有冲突。

带队领导临时决定取消原先的三班倒工作制,错峰休整,每个人的休息时间缩减为四个小时。

上午10点,武汉正式封城,同时九江出现第一例疑似病例。一桥管控力度升级,挂有湖北牌照的车辆不允许通行。

郭子栋和同事顺着车队向后排查,将消息告知队伍中“鄂”字车牌的车主,并引导他们调头。

车辆逐渐减少的同时,郭子栋发现步行的人逐渐增多。与一桥湖北端工作人员联系后他才得知,许多调头车辆在湖北端下桥后就近停车,车上的人选择步行过江。

郭子栋他们的排查工作从拦车变为拦人。工作难度不断增加,几乎跟每个人都要费些口舌,尤其是黄梅籍人员。

经过多年同化,黄梅方言与九江方言十分相似,黄梅人对九江的城市也熟悉,谎称自己身份证遗失且不记得身份证号码,让人很难甄别。

郭子栋在黄梅和九江生活多年,能够轻松地从交谈中分辨出对方细微的方言发音差别,因此效率比其他同事要高出许多。渐渐的,被盘查人员的愤怒都聚集到他身上。

郭子栋于心不忍,向领导请示非武汉籍、未发热的其他湖北人能否放行,得到的答复是“干不了就换人”。

郭子栋最终撤下了大桥,换到收费站口继续查车。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大桥中段那些被劝返的人群,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中午12点,上半天的强硬措施让一桥迎来了短暂的有序,也轮到了郭子栋休整。郭子栋胃不好,吃冷掉的饭菜容易呕吐,于是他步行到桥下一家便利店内找微波炉加热盒饭。从半夜接到任务到现在,他连口热水都没喝上一口。

透过便利店的玻璃望出去,九江长江一桥横亘在长江上,冰冷钢铁似乎让江面温度更低了一些。水汽升腾,将两千多米外的湖北省隐入层层迷雾之中。

「真实故事」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作者图|迷雾中的大桥


三个月前,郭子栋也在这里值守了数个夜晚,为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盘查入鄂车辆,那是保证湖北安全的一道屏障。

大约过了半小时,郭子栋回到桥上。此时,收费站只剩下两个上桥口开放,下桥口通道全部关闭,现场乱作一团,高音喇叭面朝湖北方向循环播放劝返政策。

郭子栋心里咯噔一下,管控再次升级了。

微信工作群里发来要求:湖北省黄冈市即将在24日0时封城,各卡点做好应对准备,长江一桥九江端单向封闭,只上不下,对湖北方向过来的所有非九江籍机动车(赣G开头)车辆和非九江籍人员(身份证号码3604开头)全部劝返。

乌云在两岸的半空来回盘旋,低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郭子栋看见几辆九江牌照的汽车似乎从眼前过去了好几次,每次车里都载满乘客。

一辆雪佛兰再次通过时,郭子栋示意车辆靠边停车。经过分开询问,有数名九江司机以每人数千元的高昂价格,将对岸滞留的湖北人带入九江。仅这个雪佛兰司机便已经带过来十四人。

司机被派出所带走,车上的三名黄冈市黄梅县籍乘客被口头批评后劝返。没有车辆送他们返回湖北,他们只能靠步行,路过阻截区的时候,有人攥紧警戒带哭泣。

桥上风雨欲来,郭子栋好不容易找到两把伞,递给三人中年纪稍长的那位,嘱咐道“路滑,注意安全”。

不过,郭子栋没有想到,他听出别人的黄梅口音,黄梅人也能听出他口中熟悉的乡音。

“来九江很多年了吧。”年长者说。

郭子栋愣了愣,把伞塞到年长者手里,“别怪我们,如果你还有亲人在湖北,或许就能理解。”

江面开始飘雨,单位配发的一次性口罩已经用完。郭子栋脸上的这个口罩已经连续戴了超过十个小时,此时被雨水浸湿糊在脸上,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城区里负责筛查湖北人的工作组不断传来信息,保守估计进入江西的湖北人已超过30万,滞留在九江的有5至10万,卡口必须确保不能再有湖北人入赣。

郭子栋他们的工作还在继续。

1月24日,除夕。

早晨八点,包括郭子栋在内第一批守桥的人被撤下,安置在附近的工作站轮休一天。下桥前,郭子栋听见现场指挥官向新到岗的人员宣布:一桥双向全封闭。

郭子栋给吴洁打电话报平安,吴洁告诉他城里有居民自发组织上街寻找湖北车辆,街道和物业在挨家挨户登记在住人员信息,街道出现了对湖北不太友好的标语。

郭子栋让吴洁发照片,吴洁挑了几张没那么过分的发来,完了可能还是觉得不妥,又补充了句“你别伤心”。

「真实故事」封城时,守在长江大桥上的警察

作者图|街头标语


朋友圈也出现了各种调侃湖北人的段子,郭子栋在一条内容为“与管控同时升级的,还有湖北人的不满情绪”动态下面留言,“那不是不满情绪,是求生欲”。

疲惫感、失落感、无力感同时袭来,郭子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屏幕还停留在妻子发来的那些照片上,许久没有暗下去。

他没告诉妻子,那天之后,他每天都会做同样的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家乡黄梅县,和那些被伤害的湖北人站在一起。

九江长江一桥双向封闭后,郭子栋每天守桥的时间固定在早晨八点至下午两点。下桥后他不再回家,工作环境容易感染,留在工作站也是自我隔离的一种方式。试图过桥的人每天都在减少,郭子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他们对命运的一种妥协。

与武汉、黄冈封城之前逃离的人相比,郭子栋发现这些除夕过后仍渴望过桥进入九江市区的人,更多的是在这边有牵挂:

来自黄梅县小池镇的中年男人在大年初三强行冲卡,因为独居在九江的八旬母亲患有多种疾病,他定期买药送来九江,封桥后母亲可能已经断药了;

大年初四,一个青年男子辱骂守桥民警,他一边骂一边吼,有孕在身的护士妻子不顾他的反对,还在九江坚持上班;

在网上很火的“划澡盆渡江被九江警方拦截”事件,当事人也是为了回九江工作。

郭子栋值班时将登记的情况都记在心里,私下与当事人联系,情况属实且急需帮助的,他答应下桥后帮忙想办法。

有人把这件事在小池镇里传开了,几乎每天轮到郭子栋值守大桥的时候,都有人来寻求帮助。郭子栋帮人带过腊肉、蔬菜和口罩,还帮一对分隔两地的情侣交换过书信。

2月1日上午,桥上来了一对黄梅县小池镇的母女。女儿二十六岁,身患白血病,一直在武汉协和医院治疗,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她刚在医院做了第一个疗程的化疗。肺炎爆发后,武汉协和医院资源紧张,她无法进行第二次化疗。

 

作者图|小池镇的母女


“求求你们,只让我女儿一个人过去就行,我不过去。”五十岁的母亲跪在地上磕头请求放行。

郭子栋了解到这一特殊情况后,没有执行之前所有人员必须劝返的规定,而是将情况逐级上报。在核实清楚情况属实后,九江市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做出同意二人通行的决定。考虑到母女长期在疫情中心城市逗留,又通知了救护车辆和医护人员上桥来接。

这天夜里,郭之栋难得睡得安稳。他梦见了家乡的梅花开了。

2月2日,春节过半,长江一桥上人迹罕至。零星有心存希望的湖北人步行试探过桥,郭子栋再次劝他们回去。

九江这边天晴,太阳缓慢向当空移动,桥上依旧风声大作。

守着桥,郭子栋感觉有点冷。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便眯着眼看太阳,希望它能爬得再快一点,再高一点,把光和热送到桥的那一边去。

*文中配图由作者提供。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END—

作者 | 罗与张,现为警察

编辑 | 韩水水

 




上一篇:女子不戴口罩进地铁辱骂劝告者:你脑壳有包    下一篇:榆林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邱祖满督导
    
关于我们 | 机构设置 | 合作事宜 | 规章制度 | 重要通知 | 人事任免 | 驻外联络 | 内部刊物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中新传媒网 (www.cmcpa.org.cn)
ICP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1039553号-3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长歌律师事务所  刘亚军
联系电话:010-58202691   电子邮箱:
zgxwcmw@163.com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