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26 3:57:26   ·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招聘  
财经快讯 | 报刊出版 | 广播电视 | 新兴媒体 | 体育 | 媒体瞭望 | 读书 | 经济与法 | 管理观察 | 本网理事
财经人物 | 深度报道 | 科技教育 | 新闻观察 | 影视 | 健康体育 | 书法 | 权益保护 | 今日播报 | 广告办理
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江苏
上海
新疆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黑龙江
内蒙古
工作人员查询
通知公告
本网公告: ·本网特别说明 ·弘扬中华民族正能量 唱响梦想中国主旋律 ·全国百家网站寻找追梦人”大型主题采访活动启动。 ·本网特别声明 ·《祖国》杂志社多个岗位火热招聘中……
 
本站检索
国企"一带一路"项目受阻?国资委:投
殴打妻子致死案中的乡村“半仙-中国新闻传媒网
  财经快讯
(原标题:海航控股:出售2架B7
北京富豪还不起4千万民间借贷 被
26次涨停暴涨10倍成妖股 这家
两市成交额连续两天突破万亿 比昨
最高法院:"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
权健百亿保健帝国刷屏 参股上市公
兴业银行信用卡:大数据赋能 打造
中兴通讯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报刊出版
“禁油令”后 奥奥地水性汽车漆引
豪华"曹园"八卦风水修"龙脉":
良心何在?骗子假冒物流骗走癌症患
河北华林集团董事长等人被批捕 涉
“武术达人”韩长良——重拾少年武
你抽的烟可能是假的!长沙警方查获
儿科医生涂鸦哄娃 孩子来看病都不
陕西靖边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生猪发
  广播电视
浙江海宁雄风青春风暴备战2019
江山草蜢跆拳道签约武王决国际功夫
成都七旬老人深夜坐过站 公交司机
新西兰清真寺内发生枪击事件 目击
夫妻一路争吵 路过桥头时丈夫竟一
小学刚毕业就想要手机 妈妈:签合
兰博基尼“抄近道”撞上隔离石礅
中国新生代青年女高音鲍雯羚在乌克
 
权益保护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权益保护
殴打妻子致死案中的乡村“半仙
文章来源:网易 作者:

(原标题:殴打妻子致死案中的乡村“半仙” | 深度聚焦)

赵清江脾气暴躁,打过村长、有过前科,四年前,他成了一名驱邪治病的“半仙”。

2017年11月27日,河北沧州盐山县小南马村,陈春龙带妻子胡瑞娟来找赵清江看病。赵清江的诊断是胡瑞娟身上有“蛇仙”,只有通过抽打,才能将其赶走。这是赵清江一贯的治疗方法,他说这是“神在打邪魔”。

陈春龙信了“半仙”的话,他和弟弟一起动手,妻子最终被活活打死。2月27日,赵清江、陈春龙等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案在盐山县法院开庭审理。

在小南马村村民看来,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无论在赵清江“成仙”之前,还是“成仙”之后,本村人对这个动辄以暴力解决问题、横行霸道的男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然而,因为乡间对神灵的信奉,以及赵清江自己的巧言包装,这个近似“村霸”式的人物,还是被他的信徒们供上了神坛。

“半仙”家里的命案

在陈春龙家,对于鬼怪神灵的信奉由来已久。家里有人生病感冒时,他的母亲就会去烧香祈祷,或是给相熟的“半仙”打电话咨询。

陈春龙自己信奉的“半仙”是盐山县小南马村的赵清江,62岁、一米八几、200多斤的大块头。

关于赵清江如何成为“半仙”的说法不一,有村民听说,四年前,赵清江在自家遇到一只狐狸,之后就能从哭闹的病人身上看到“鬼神”。还有说法是,赵清江曾拜风水大仙为师,大仙帮他立了民间成仙所需要的香炉。

成为“半仙”之后,赵清江开始给人看病,他的名片上印着:专看各种疑难杂症、外灾、阴阳宅。

据陈春龙供述,2017年11月18日,因妻子患有抑郁症,睡不着觉,便前往半仙家看病。赵清江当场诊断:胡瑞娟身上有外灾。他说,看见胡瑞娟的耳朵下有疙瘩,应该是身上有“蛇仙”,只有通过抽打,才能将其赶走。

陈春龙在盐山县一家宾馆开了两个房间,叫父亲陈宝山和弟弟陈金来过来。26日晚,胡瑞娟神志不清,到处乱撞,嘴里说胡话。事后,胡家人赶到宾馆,据胡瑞娟弟弟称,他看到地上都是钉子、铁钎和绳子。

根据宾馆监控显示,11月27日凌晨1点10分,胡瑞娟被丈夫等人捆绑后带往赵清江家。三人走出房间时,胡瑞娟缩着肩膀,浑身颤抖。

到了赵清江家中,陈春龙开始抽打胡瑞娟。一开始他下不了手,赵清江对他说,打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妻子身上的东西。“你媳妇有五百年的道行,往死里打。这样才能治病。”

事后陈春龙称,赵清江也参与到了殴打当中,他用一柄缠着胶皮套的黑铁斧子拍打胡瑞娟,打了七八次,每次间隔五分钟。赵清江打得非常用力,“哐哐”的声音满屋子回响,边打边掐着胡瑞娟的脖子问:“你走不走?!”

至27日下午4点多,陈春龙进屋后发现,妻子口吐白沫,双手冰凉,她的身上有多处有淤青,背部已经血肉模糊。事后的尸检结果显示,胡瑞娟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狐仙”的传说

胡瑞娟死后,有人把相关新闻发到了盐山当地的网络论坛里,评价道:哪个半仙不是骗子?

但立刻有人在评论里反对:别说的这么绝对。

在当地的乡村中,所谓“狐仙”可以让家庭摆脱困境,增加财富的说法流传广泛。从盐山县到小南马村,道路两边是大大小小的管件厂,这也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据当地人称,生意不顺时,开厂的商人也会找“半仙”算命保佑。

赵清江成为“半仙”后,生意多来于此。他有一个侄子做钢材生意,会介绍身边生意不顺、身体不好的人去赵清江家中看病。多位村民称,赵清江的侄子会事先将来人的信息透露给他,面对求助者,赵清江说出这些信息,表现得像“掐指算来的一样”。

熟悉赵清江的村民郭国庆说,赵清江在家门口装有监控,有人来找他,他能提前知道。而且,赵清江说话模棱两可,无论事情怎么发展,似乎都能印证。就这样,赵清江“半仙”的名声越传越广。

2016年夏天,邻村村民黄杨毅的妻子时常头疼,不吃不喝,去两三家医院没有治好,黄杨毅怀疑妻子是被“什么东西吓住了”。在别人的推荐下,他们找到赵清江家。

“治疗”前赵清江当场报价,“一次性五千包你看好,或者两百块钱一次,要看就看,不看就走”。黄杨毅把种地、做生意攒下的5000元给了赵清江。

赵清江诊断,黄杨毅妻子是“邪魔”附身,治疗的方式几乎与胡瑞娟的经历一样。赵清江让黄杨毅按住妻子,开始用斧子和鞭子打她的后颈、屁股和大腿。嘴里还念叨着:“是神在打邪魔,神在治病,你服不服?”

当时正是夏天,黄杨毅的妻子穿着单薄,两条腿被打得发青,到现在,膝盖上还留着斧刃刮伤的疤痕。

黄杨毅记得赵清江交代过,“回家以后,你别依着她,她只要一闹,你就打她”,他半信半疑,让儿子买回铁钎和铁棍,妻子一犯病,他就上手抽打。

七八天后,儿子发现不对劲,母亲油米不进,只喝水,被打时一直叫喊。黄杨毅这才停了手。

事后,黄杨毅觉得自己被赵清江骗了钱,但他至今还相信“半仙”的作用。“如果换一个半仙,妻子的病也许能好”,他对深一度记者说。

“村霸”的庙宇

在小南马村,上了年纪的人多在家种地,年轻些的会去工厂打工,每个月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村里唯独出了赵清江这个“半仙”,每天的访客络绎不绝。

只是,赵清江“半仙”的名声在外,村里100多户人家都对他避而远之,也没人会去找他看病。

赵家是村里的大姓,赵清江家中兄弟五个,他排老二,兄弟关系不算和睦。在自家里,赵清江脾气暴躁,时常会殴打妻子。

赵清江是村里最早发家的一批,但发家史并不光彩。有村民和村干部称,在干过捕鱼和机修后,赵清江曾在公路边开店,等司机来消费时上演“仙人跳”的戏码,甚至用猎枪威胁,勒索钱财。

赵清江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他带人堵过路口,阻挠村里修路;还曾因就医问题,砸坏了卫生院几十块玻璃;在邻村吃饭时,赵清江被人打破了头,找不到施暴者,就把火气撒在店老板身上,抽出猎枪砸伤了老板。

最过火的一次,因对小南马村修路占地补偿心有不满,赵清江酒后持铁锹扬言伤人。他将时任村长和两位劝阻的民警砸伤,最后因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成为“半仙”之后,2015年,赵清江将屋后的一座小庙翻新,建起三进制的庙堂。庙宇占地约五百平米,铁门前蹲着两尊石狮子,庙前有一座亭子,里面摆放着几块神牌,桌子上供奉着香火,庙外还有一块功德碑。有村民说,这其实赵清江自己出资所建。

找赵清江看病去灾的人越来越多,一天最多会有四五十人,但都是外村的。本村的人大都知道,赵清江所谓的治疗手段,就是掐脖子、斧头背打人、皮鞭抽打这些伎俩。

甚至有村民说,赵清江的治疗方式就是强者控制弱者。他让丈夫打妻子,病不好,就一直打,妻子因为怕挨打,只能承认好转,“这和屈打成招的犯人一样”。

被迫中断的庭审

2月27日上午9点30分,胡瑞娟案在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赵清江神通不在,他身穿黑色外套,病恹恹的,坐着轮椅由法警推入庭内。胡瑞娟的丈夫陈春龙和小叔子陈金来则身穿囚服,站在被告席上。

2017年11月29日案发后,赵清江曾被逮捕,但后因健康原因被取保候审。但在监视居住期间,赵清江仍在给人“看病”。据海兴县赵毛陶镇的村民吕某证实,在2018年清明节前后,他们一家找过赵清江“看病”,持续近半个月,“治疗”方式仍是摸脑袋、掐脖子、斧头拍打后背。

庭审进行缓慢,如询问个人身份这样的环节,赵清江支支吾吾地用方言回答,原本两分钟能回答完的问题,用了约八分钟。

法官问及案件事实部分,赵清江全盘否认与自己有关。陈春龙表示,去赵清江家“看病”时,还有其他人去“看病”,为“治病”前后付给赵清江一万多元。赵清江则称,别人是来玩,并非“看病”,亦未收取陈家钱财。

问及“是否听见看见陈春龙殴打胡瑞娟”的关键问题时,赵清江瘫在轮椅上抽搐,不回答问题,庭审中止。其亲属当庭为他测血压,显示结果却是血压正常。

下午重新开庭,质证阶段,赵清江又一次“病倒”,审判长宣布休庭。当天庭审仅完成质证环节,之后开庭时间将另行通知。

如今,胡瑞娟的家属已放弃民事赔偿的请求,要求依法惩处三名被告人。被害人诉讼代理人张铁雁律师认为,被告人对胡瑞娟实施的加害行为残忍,并非简单生活矛盾激化引起的犯罪,被害人没有任何过失行为,不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

胡瑞娟事件后,赵清江的庙宇被查封,盐山县下发通知将其拆除。3月1日,赵清江的几位亲属守在庙外,凡是停留在庙宇门口的车辆,他们上前反复敲打门窗,厉声询问来意,并用手机拍摄录像,远远地尾随外来者。

次日,赵清江家的庙宇在挖土机声中轰然倒塌。

赵清江有一儿一女。儿子因反对父亲做“半仙”,早已离家“另立门户”。而女儿则支持赵清江的“事业”,有村民称,自从赵清江的庙被封之后,嫁到附近村子的女儿继承了赵清江的衣钵,又操起了驱邪治病的生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郭国庆、黄杨毅均为化名)

上一篇:中国吃货养活智利50万人:车厘子出口中国    下一篇:浙江遇难女孩下月生日 本想与男友去非洲看
    
关于我们 | 机构设置 | 合作事宜 | 规章制度 | 重要通知 | 人事任免 | 驻外联络 | 内部刊物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中新传媒网 (www.cmcpa.org.cn)
ICP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1039553号-3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长歌律师事务所  刘亚军
联系电话:010-58202691   电子邮箱:
zgxwcmw@163.com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