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23 11:12:59   ·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招聘  
财经快讯 | 报刊出版 | 广播电视 | 新兴媒体 | 体育 | 媒体瞭望 | 读书 | 经济与法 | 管理观察 | 本网理事
财经人物 | 深度报道 | 科技教育 | 新闻观察 | 影视 | 健康体育 | 书法 | 权益保护 | 今日播报 | 广告办理
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江苏
上海
新疆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黑龙江
内蒙古
工作人员查询
通知公告
本网公告: ·本网特别说明 ·弘扬中华民族正能量 唱响梦想中国主旋律 ·全国百家网站寻找追梦人”大型主题采访活动启动。 ·本网特别声明 ·《祖国》杂志社多个岗位火热招聘中……
 
本站检索
香港举行"希望明天"反暴力音乐集会
苏州杀妻纵火男子被判死缓 死者父母称将抗诉-中国新闻传媒网
  财经快讯
媒体评"北大退档贫困生":人们为
出乎意料!汇改以来人民币首次破7
易会满履新百日 六千字演讲透露哪
(原标题:海航控股:出售2架B7
北京富豪还不起4千万民间借贷 被
26次涨停暴涨10倍成妖股 这家
两市成交额连续两天突破万亿 比昨
最高法院:"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
  报刊出版
新华产经:传承国粹武术,我们一直
中韩武术文化交流大赛——以武会友
人民视窗:海宁雄风跆拳道奋勇争先
2019“速彩杯”武王决国际功夫
情侣手机沉河3年被陌生人捞出 还
动物会被台风吹走吗?亚洲独角犀牛
外籍男子违规企图逃避责任 不料交
成都网红姓名被"抢注"商标:用2
  广播电视
华为副董事长回应华为状态:秋高气
武王决创始人韩长良应邀出席乌克兰
传承国粹武术,我们一直在路上
中国&乌克兰跆拳道“巅峰对决”
武王决:乌克兰美女出战中国丽水“
医院回应候诊室突播2分钟不雅视频
国泰CX899未提交机组人员名单
厅官受审被批"对配偶失管失教"
 
经济与法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经济与法
苏州杀妻纵火男子被判死缓 死者父母称将抗诉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作者:

(原标题:苏州杀妻纵火男子被判死缓:伪造妻子自杀,死者父母称将抗诉)

27岁的王梅(化名)被丈夫用铁榔头敲了三下后脑,奄奄一息,害怕罪行暴露的丈夫又点燃了被褥,这把火烧死了她。

发生在2018年1月27日的这起杀人案在苏州震泽镇大船港村无人不知,但没人能说清男人到底为何对孩子的母亲痛下杀手。

12月26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宣判此案。法院查明,29岁男子靳勇沉溺网络彩票,先后赔了十余万元,债台高筑、无力偿还,与王梅引发争吵。争吵过程中,靳勇用床下的铁榔头击打王梅头部,而后用剃须刀片割伤王梅左右手腕伪造自杀假象,最后用白酒助燃点燃被褥,焚烧现场。

法院认定被告人靳勇犯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王梅父母认为被告人应判死刑立即执行,称将向检察机关提请抗诉。

王梅父母称将向检察机关提请抗诉。

杀妻

2018年1月27日上午8点,王梅下了夜班。她在大船港村附近一家光纤工厂做质检员,夜班从晚上8点至早上8点,每半月轮值一次,一个月能赚四千来块钱。

据判决书中靳勇的供述,上午10点多,王梅下班到家,准备上床休息,他正躺在床上玩手机。靳勇想起前一天,王梅玩“分分彩”(网络博彩平台)输了2万多,输钱以后还去烫头,就问她“你输了那么多钱还有心情去烫头发”,王梅回了一句“老娘愿意,关你屁事”。

两人开始争吵,相互揭短。王梅骂靳勇没出息,这么多年也没赚到钱。靳勇就问“玩彩票输的钱怎么还”,王梅说“老娘不还,你能把我杀了啊”。靳勇生气了,心想要教训一下王梅,就顺手把床头支床脚的榔头拿到手里。

拿起榔头时,王梅背对着靳勇、面朝墙侧躺睡觉,靳勇朝她后脑部位敲了一下。王梅马上翻身面对靳勇,捂着后脑指着他说“有本事你把老娘杀了”。靳勇更加生气,加大力度对着王梅头顶又敲了两下,而后离开了。

靳勇从家里走出后,去了村头母亲开的烟酒杂货店。按照他的说法,他怕王梅追上纠缠,就把店门内侧的保险按上,到隔壁房间的棋牌室抽了几支烟,想着王梅会不会死,“没死的话最好,死了的话自己也自杀”。

于是他在小店货架上拿了一瓶一斤装的“小老弟”白酒,回到出租屋里。他看到王梅躺在床上,头朝墙面,枕头上有一摊血。王梅盖着被子,脚在动,靳勇还听见她抽泣的声音。

靳勇坐在床边玩了一会儿手机,又脱了外套躺在床上,把王梅的头扳正,看到她面色发青,嘴唇上有血。靳勇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气了。

靳勇供称,为了“伪造两人一同自杀的场景”,就下床拿了刀片,在王梅左右手腕各划一刀,又用刀片划自己左右手腕和脖子,想着快点死,把白酒倒在床上的被褥,用打火机点燃被子,双手使劲拉床头垂下来的电线,自己被电倒了。

两人租住在大船港村一处独院民宅的一间瓦房平房里,院内大概还住了六七户人家。事发时,邻居曾听到女人“啊、啊”的叫声,但因平时两人也会吵架,所以没有在意;另一名邻居看到了瓦房冒烟,但时值冬天,以为两人在生火取暖。所有人都没往坏处想。直到靳勇跑出去叫人救火。

                                         王梅生前与靳勇租住的瓦房。

靳勇自称,触电后过了一会儿,他恢复了知觉,发现床上的火已经很大了,跑到母亲的小店,找人一起救火,顺势把酒瓶扔到了河里。

找人救火时,靳勇只说“电把人电了,起火了”,等火势扑灭后,靳勇母亲看到儿媳妇已经被烧焦了,她裹着的被子已经烧焦粘在身上,拉不动了。

经法医鉴定,王梅头部损伤非致命性损伤,死者全身组织多处碳化,双上肢呈拳斗姿势,她是被烧死的。

博彩

两人租住的出租屋面积不大,中间挂着帘子分割成里外两间,里间卧室只够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储物柜。

房间破败不堪,床板和床架被靠墙立起,起火点集中在床靠墙的一侧,墙面乌黑碳化,没烧完的被褥和烧成黑色的棉花混杂在一起,上面还粘着王梅烧断的头发。

                                 起火点集中在出租屋内床靠墙的一侧,墙面乌黑碳化。

屋子远离床的另一侧完全没有过火,昔日的生活痕迹清晰可见:王梅和靳勇的衣服挂在临时搭起的木杆上,柜子里存放着没用完的化妆品,和孩子的艺术照。

靳勇的黑色电脑包里还放着两本薄薄的笔记本,记载了7家网博彩平台账号密码,均是以靳勇首字母“JY”开头。里面还密密麻麻写着博彩技巧,如“当期号码为81698,后三位相加得23,取个位数3,下期杀3”。

据村民说,靳勇没有正当职业,有时给父母杂货铺的活计打打下手,有时也和父亲去工地“搭房子”;王梅平时为人良善勤恳,打工下班以后还要洗衣、做饭,如果没做饭,常常遭到靳勇和婆婆的指责。

村民都不明白,靳勇到底为何杀妻?

案发后,民警询问靳勇火灾情况及伤势来源,他语焉不详、神色慌张,警方判断他有重大作案嫌疑。1月27日晚上8点多,靳勇就交代了作案过程。

根据靳勇的供述,早在2017年3、4月,他和王梅两人就开始买网络彩票,一共输了十多万,曾经为钱吵过几次,还互相埋怨动手打过对方。两人通过网络贷款平台贷了7万多,还向朋友借了5万多,这些钱都没有还上。

这出乎两家人的意料。

靳勇父母称,从不知儿子参与网络博彩,也不知其欠债;王梅家属坚称王梅没有参与博彩,她的手机无博彩软件,也无购彩记录。

                                        靳勇笔记本关于博彩的记录。

法院未认定王梅参与博彩。法院查明,靳勇沉溺网络彩票,先后赔了十余万元,债台高筑、无力偿还,与王梅产生矛盾。公安机关对靳勇的两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送检后发现,靳勇曾加入过涉及网络彩票的微信群;他的银行卡存在非常频繁的资金流水,其中涉及小额贷款和分期贷款公司。

澎湃新闻在王梅的手机上发现,案发前两个月,王梅曾频繁给靳勇转账。就在案发前一天即1月26日,王梅通过微信将自己工资卡中的5100元转给靳勇;12月时,还曾通过支付宝转账给靳勇13500元。

除此之外,2017年年底,王梅曾在两家借贷平台上贷款25000元。一笔借于2017年12月27日,借款2500元,分24期偿还;另一笔借于12月29日,借款22500元,分12期偿还。

矛盾

王梅手机相册中保存着的几乎都是孩子的影像,和靳勇的微信聊天记录大多也围绕着孩子。偶尔的一些怨言和矛盾,则关于结婚和赚钱。

靳勇和王梅共同生活多年,靳勇父母承认王梅是个“好儿媳”。但两人一直没领结婚证、没办酒,靳勇母亲称是王梅父母不同意婚事,“应该是嫌弃家穷”。

王梅微信的聊天记录透露着两人生活的拮据。

有时王梅买生活用品没钱,在微信里向靳勇索要红包,靳勇回她“你咋没给我发”,王梅抱怨“你是男人,要赚钱养家”。

王梅的父母出离愤怒,认为与钱无关,是靳勇“骗走”了女儿,拆散了本该完整的家。

王家和靳家本都是陕西安康西乡县同乡,靳勇和王梅是高中同学。两人一起考入陕西广播电视大学后,王梅父母前往福建打工,靳勇父母则在苏州打工。

王梅父母称,2010年王梅正读大二,却被靳勇骗去河南驻马店的传销组织,导致学业荒废。王梅从学校消失后,王家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寻亲,终于在2011年大年初八,于驻马店一城乡结合部找到了她。

那时,王家第一次见到靳勇。传销中的人穿着破衣烂衫,王梅挨着一个男人,王母大声质问“你是谁”,对方答“靳勇”。

王家将女儿带走,靳勇又带了两个人去“劫人”,最终没能成功。家人团聚后,母亲选择和王梅在武汉一个餐厅打工。刚干了一个月,2011年3月,拿到前一个月工资,王梅又偷偷跑了。

家人没再去寻。直到2017年春节,王梅带着靳勇一起回到了老家,领着一个3岁的女娃。那时,王家人才知道王梅已经和靳勇在一起多年,养育了孩子。

王梅母亲回忆,当时年轻人提起操办婚事,老两口感觉受到了冒犯,无法接纳“骗子”成为女婿。靳勇的圆寸头也惹怒了王梅母亲,“像从看守所出来的”。靳勇拿出一千元孝敬王梅母亲,最终还是辗转被王梅的哥哥退回。

那次春节返乡前,王梅微信曾责怪靳勇瞎混,从没想过回娘家让父母接受他,“想想我自己,从20岁到27岁之间,太傻了,光是跟着你瞎混。你也傻傻的混着,七年了,我什么都没有。没有结婚,没有家,更不可能有过祝福……这么多年,我爸妈连你家门都没进过,你不要指望我去说服我爸妈,我没那能力,也没那资格。”

回到安康后,王梅和靳勇约好,如果靳家说通了婚事,她就随靳勇回苏州;说不通,就不走了,“再面临一次选择,我只能选择我爸妈。”

最后,婚事没说通,王梅却跟靳勇走了。

12月26日上午,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宣判该案,认定靳勇犯罪动机卑劣,后果特别严重,论罪当处死刑,但无证据证明靳勇系有预谋犯罪,鉴于其具有坦白情节,案件起因系民间矛盾引发,可对其从宽处罚,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宣判后,王家人不服,认为被告人应判死刑立即执行,将向检察机关提请抗诉。

其实,2017年中旬,靳、王两家的关系曾有所缓和。靳父这两年打工攒了钱,花了近三十万为儿子在西乡县和村里都置办了新房,请当地有声望的老人与王家说情,王家同意了这门婚事。

两人的婚礼本来计划安排在2019年春节。如今,新房铁门、玻璃都被王家人砸烂了,红色的大门上贴着白纸黑字:“丧尽天良”。

上一篇:公安部B级通缉犯王军良落网 警方曾悬赏1    下一篇:淮阳“逃犯克星”毛连见 一年抓获23名逃
    
关于我们 | 机构设置 | 合作事宜 | 规章制度 | 重要通知 | 人事任免 | 驻外联络 | 内部刊物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中新传媒网 (www.cmcpa.org.cn)
ICP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1039553号-3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长歌律师事务所  刘亚军
联系电话:010-58202691   电子邮箱:
zgxwcmw@163.com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